抠百科
手机版
 您现在的位置:  首页 > 历史知识 >

盘点明朝的奇葩阁老,伴食阁老忍辱负重,土匪阁老玩不过张居正

778次浏览     发布时间:2024-05-18 18:51:34    

“阁老”一词出自唐代,是中书令的下属、中书舍人的代称之一,《新唐书·百官志》中记载:

舍人六人,正五品上。掌侍进奏,参议表章。凡诏旨制敕、玺书册命,皆起草进画;既下,则署行……以久次者一人为阁老,判本省杂事。

“久次者”就是所有中书舍人里面,为官资历最深的那一个,成为阁老,就是所有中书舍人的头,就有机会变成代理中书令,行使部分宰相职权。

但唐代的阁老毕竟还不是宰相,只是中书令事务繁忙时的替补助手而已。

到了明朝,明太祖朱元璋废丞相,设内阁,以内阁大学士帮助皇帝处理政务。

再经过几代皇帝对内阁大学士职权的变化,内阁大学士逐渐成为了明朝的宰辅之臣,而这些内阁大学士们,或被称为“辅臣”,或被称为“阁老”

因此,明朝的阁老在地位上,比唐朝时要高很多,明朝的阁老是能当真宰相的,比如张居正。

本文要聊的,就是明朝的阁老们,聊的是其中的部分奇葩阁老。

这些阁老们在日常的为人处世中,因为行为和习惯的不同,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奇葩外号,并被记载进了正史或野史中。

他们的故事,还是非常值得一读的。

一:纸糊三阁老、万岁阁老

明朝明宪宗(成化皇帝)朱见深执政时期,其任用的内阁大臣中,万安、刘珝、刘吉三人被称为“纸糊三阁老”《明史·刘吉传》中记载:

初,吉与万安、刘珝在成化时,帝失德,无所规正,时有“纸糊三阁老,泥塑六尚书”之谣。

这是指责他们在皇帝犯错时,没能规劝和制止,而是一味迎合,在史官看来,他们这些内阁大学士就跟纸糊的一样。

三人中,万安在史书中被写得最不堪,他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,还当了十八年阁臣,《明史》中却说“安无学术......结诸阉为内援”

这是因为,万安跟明宪宗宠信的万贵妃勾连太深,他以同姓“万”为由,跟万贵妃攀亲,“自称子侄行”

其实,万安不但比万贵妃大了13岁,两人出身的地方也相隔数千里,万安是四川人,万贵妃是山东人。

偏偏万贵妃也希望有名门大族来攀亲,以抬高自己的身份,“妃尝自愧无门阀,闻则大喜,妃弟锦衣指挥通,遂以族属数过安家。”两人也就因为各自的需求结了亲。

万安后来能在内阁长立不倒,直到明宪宗去世后,在明孝宗时期才辞去阁臣之位,都是因为有万贵妃在帮他撑腰。

像万安这样行为的官员,大多数在史书上的评价都不会太好,士大夫们会集体鄙视万安这样攀附后宫,谋求富贵之人。

刘珝、刘吉两人都曾是明宪宗当皇太子时的侍讲,也算是明宪宗的老师。

《明史》中对刘珝的评价趋于正面,“珝性疏直”“时内阁三人,安贪狡,吉阴刻。珝稍优”

原因是刘珝“素薄万安,尝斥安负国无耻”,后来,刘珝被罢官也是因为万安捣鬼。

他跟士大夫看不起的万安对着干,即使名列“纸糊三阁老”之一,评价也会高很多。

刘吉的评价就是有褒有贬,“吉多智数,善附会,自缘饰,锐于营私”,他也是个有本事的,在内阁也待了十八年。

刘吉的韧劲比较足,大凡遇到弹劾,他总能涉险过关,因此,他有个单独的外号,叫作“刘棉花”,原因是“以其耐弹(劾)也”

万安、刘珝、刘吉这三人除了“纸糊三阁老”的称呼外,还有个“万岁阁老”的称呼,《万历野获编》中记载:

一日,召阁臣万眉州、刘博野、刘寿光(眉州、博野、寿光为他们的家乡所在地)等入,访及时政,俱不能置对,即叩头呼万岁。当时有“万岁相公”之谑。

备注:关于“万岁阁老”的典故,各类野史中有好几个版本,我选的是其中一个,各个版本中的人物不同,只有万安是在每个版本中都有,是公认的“万岁阁老”。

“纸糊阁老”也好,“万岁阁老”也罢,其实都是指责他们不作为,只知道迎合上意,没有主见。

想来,这归根结底还是官瘾在作祟,好不容易爬到了阁臣的高位,谁都不想因为得罪了皇帝被罢免,因此,失去了部分初心。

二:伴食阁老

“伴食阁老”又叫“伴食中书”,这个称呼来源于一首诗,诗的名字叫《七修类稿·事物·李西涯》

文章声价斗山齐,伴食中书日又西。

回首湘江春水绿,鹧鸪啼罢子规啼。

李西涯指的是明孝宗和明武宗时期的阁臣李东阳,他自号“西涯”

这首诗中称呼的“伴食”是贬义,是指责李东阳担任内阁大臣,却胆小不任事,不敢跟奸佞争斗。

这个指责对不对?有一半是对的,因为在李东阳担任阁臣时,确实有一段时期无所事事。

这段时期正是明武宗宠信的大宦官刘瑾掌权时期。

当时,刘瑾权势滔天,胡作非为,而李东阳作为四朝元老(他是明英宗天顺朝的进士,当时历经明英宗、明宪宗、明孝宗、明武宗四朝),却干看着刘瑾胡来而不管不问。

另外,明武宗继位之初,就有了重用刘瑾的想法,跟李东阳并列为阁臣的刘健、谢迁都极力反对,只有李东阳没能全力以赴。

所以,当明武宗一怒之下更换阁臣时,刘健、谢迁都被罢免,李东阳却保住了阁臣的职位,《明史·李东阳传》中记载:

武宗立,屡加少傅兼太子太傅。刘瑾入司礼,东阳与健、迁即日辞位。中旨去健、迁,而东阳独留。耻之,再疏恳请,不许。初,健、迁持议欲诛瑾,词甚厉,惟东阳少缓,故独留。

这样一来,在朝堂和民间,有很多人认为李东阳丢弃了读书人的骨气,和权阉勾结,纵容刘瑾乱政。

前面写的那首诗,大概就是在这个阶段写出来的。

实际上,李东阳不过是忍辱负重而已。

当初,刘健和谢迁被罢免时,就赞同了李东阳的做法,认为如果他也全力反对明武宗任用刘瑾,也会被罢免,这样,朝中就没有正直之人盯着刘瑾了。

刘健和谢迁都希望李东阳能在阁臣的位置上继续寻找刘瑾的把柄,争取找机会扳倒刘瑾。

后来,李东阳果然办到了,他和杨一清等正直大臣,联合对刘瑾不满的另一位大宦官张永,于明武宗正德五年,一举干掉了刘瑾。

想来到这个时候,天下人也都看明白了,“伴食阁老(中书)”的贬誉也就随风而逝。

《明史》在评价李东阳时,除了肯定了他的文才,也肯定了他的名节:“自明兴以来,宰臣以文章领袖缙绅者,杨士奇后,东阳而已。立朝五十年,清节不渝。”

三:青词阁老

“青词阁老”不是指某一个人,而是泛指好多位阁臣。

这些阁臣全部出自一个时期,即明世宗(嘉靖皇帝)朱厚熜执政时期。

原因也很简单,明世宗喜好道教,按照道教的规矩,跟上天的神仙沟通,或者画符之前,都要用朱笔在青藤纸上写青词(也叫青辞)给神仙看。

青词写得越华丽,估计上天的神仙越高兴,请神或画符的效果也就越好。

因此,在明世宗执政期间,想要当高官,想要入阁当阁臣,除了要有政绩外,最主要的是要有一手写青词的本事。

当时著名的阁臣,不管是如严嵩这样被史书认定的奸臣,还是如徐阶这样被史书认定的忠臣,都善于写青词。

不会写青词,连入阁都入不了,哪还有机会斗奸臣?

夏言、徐阶、严嵩、李春芳、严讷、郭朴、袁炜等,都是因为善于写青词被明世宗提拔为阁臣,他们也都被称为“青词阁老”“青词宰相”

这是典型的因为皇帝的喜好而奉迎之,才被民间传说的外号。

四:土匪阁老

“土匪阁老”是单指明世宗到明神宗(万历皇帝)时期的阁臣高拱。

《明史》中说高拱“性强直自遂,颇快恩怨。”也因此,他主政时,行事看起来很霸道,没有太多读书人的婉转。

再加上他主政时反腐反得厉害,强硬的作风和霸道的言行,给他换来了这样一个霸气的外号。

当时的名臣王世贞给高拱的评价中,就精辟地道出了他的“土匪”(霸道)作风:“而性急迫,不能容物,又不能藏蓄需忍,有所忤,触之立碎,每张目怒视,恶声继之。”

高拱也因为这样的秉性,说话直来直去,后来被人抓住了把柄,被政敌、大宦官冯保栽上了“擅权无君”的罪名,差点被杀。

幸亏跟冯保是盟友的张居正没想杀他,站出来要保高拱不死,高拱这才逃过一劫,最后是罢官了事。

其实,高拱跟冯保之争,输就输在张居正反水,高拱反冯保前,找张居正联手,张居正转身就把高拱卖了,“拱使人报居正,居正阳诺之,而私以语保。”

五:魏家阁老

“魏家阁老”主要是指明熹宗(天启皇帝)执政时期,一部分依附权宦魏忠贤的阁臣,也就是所谓的“阉党”

其中,能被称呼为“魏家阁老”的,有好几位,分别是顾秉谦、黄立极、施凤来、魏广微等。

这些人都是或被魏忠贤提拔进内阁(以此方式进内阁的,基本上都是魏忠贤的同乡),或进入内阁后,看魏忠贤势大,马上就全力奉迎,看魏忠贤的眼色行事。

建议给魏忠贤在全国各地建“生祠”有他们的推波助澜,对东林党人展开残酷的斗争也有他们的谋划和参与。

总之,魏忠贤说什么,他们就做什么,完全以魏忠贤马首是瞻,因此,才被称为“魏家阁老”

当然,当魏忠贤垮台时,他们也就罢官的罢官,治罪的治罪,成也魏忠贤,败也魏忠贤。

六:清客阁老

“清客阁老”是指明熹宗到明思宗(崇祯皇帝)执政时期的阁臣来宗道。

他其实也被视为“阉党”,在《明史》中被写进了阉党传。

原因也就一条,他拍过魏忠贤麾下头号干将、阉党五虎之首的崔呈秀父亲的马屁,“宗道官礼部时,为崔呈秀父请恤典,中有“在天之灵”语。”

魏忠贤倒台时,他没有被追责,因为他参与了拥立明思宗的行动,为明思宗上位立过功,所以逃过了清算,还成为明思宗朝的首辅。

但来宗道知道自己的历史有问题,随时可能被人弹劾下台,做的事越多,可能错的越多,所以在首辅的位置上干脆不管事,只知道整日喝茶混日子。

因此,他被称呼为“清客宰相”《明史·来宗道传》(附于阉党传)中记载:

编修倪元璐屡疏争时事,宗道笑曰:“渠何事多言,词林故事,止香茗耳。”时谓宗道清客宰相云。

名声虽然不好听,却让来宗道顺利躲过了朝廷的党争,得以安然退休养老,这也是一种极高明的政治智慧。

七:结束语

关于明朝的一些奇葩阁老的介绍到此为止。

明朝历经二百余年,如果算上南明的话,有三百年传承,其中还有不少的故事等待发掘。

相关文章